当前位置:动易软件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与贾蓉二人之间真的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吗?
红楼梦中王熙凤与贾蓉二人之间真的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吗?
2022-05-05

读红楼,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说起这个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红楼梦》第7回,焦大醉骂之际,嚷出了宁国府内部的污垢: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爬灰”乃是民间隐语,指公公、儿媳妇有染,自然是说贾珍与秦可卿,这一点无可置疑;而焦大后面的那句“养小叔子”,则一直众说纷纭,其中议论最多的一种可能性就是:暗指王熙凤与侄儿贾蓉之间存在不正当关系,尽管贾蓉是王熙凤侄儿,并非小叔子,可这种可能性仍被众多读者赞同。

笔者昔日文章中,曾依据《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引用书中的原文论据对王熙凤、贾蓉的关系进行分析,认为两人关系清白,不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最多只是彼此间存在经济利益勾结而已。

而近日翻阅《红楼梦学刊》,读到一篇1981年的红楼文章《<红楼梦>的省笔艺术》(载《红楼梦学刊》1981年第三辑),此文观点明确地指出了:王熙凤、贾蓉之间存在隐秘的不正当关系!并列举了文本证据,笔者欣喜不已,恰可充实“王熙凤、贾蓉关系”之宏观论点,故而撰文以分析,谨供诸君一观。

该文论述王熙凤、贾蓉之间的隐秘关系,举了两个具体的例子,其一是《红楼梦》第68回“酸凤姐大闹宁国府”,王熙凤因贾琏偷娶了尤二姐,故意怂恿尤二姐之未婚夫张华状告贾琏,将事情闹大,自己则“义正言辞”地来到宁国府兴师问罪,而在问罪结束后,王熙凤将归家之际,她和贾蓉之间有这么一番对话:

凤姐儿执意要回去,尤氏拦着道:“今日二婶子要这么走了,我们什么脸还过那边去呢?”贾蓉旁边笑着劝道:“好婶娘,亲婶娘,以后蓉儿要不真心孝顺你老人家,天打雷劈!”凤姐儿瞅了他一眼,啐道:“谁信你这......”说

此处的描写很是暧昧,《红楼梦》中大部分咽住不说的文笔,往往是用来描写“情”的。《<红楼梦>的省笔艺术》一文中也看出了这一点,故而这般分析:

所以咽回半句,盖因其不易出口,这半截话的省文大可以看出,蓉凤二人间不正常的关系,若与第六回相照看,那回书的欲言又止的描写,便不难理解这半句话的意思。

此处的与第6回照看,熟读《红楼梦》的读者必定知晓,第6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是王熙凤接待的她,期间贾蓉跑过来要问凤姐儿借屏风过去摆两天,贾蓉临走前,王熙凤一句挽留可谓意味无穷,引发很多读者遐想:

第6回写“这凤姐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贾蓉忙回来,满脸笑容地瞅着凤姐,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吃茶,出了半日神,忽然把脸一红,笑道:罢了,你先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答应个是,抿着嘴一笑,方慢慢退去。”凤姐到了唇边的话又劝咽回去了,这是不写之写的省笔,从这不着墨处却揭示了人物灵魂深处的隐私,读者可以从这细微的难以言传的描写中,窥见人物内心的极具微妙的活动。——《<红楼梦>的省笔艺术》

王熙凤之“红脸”、贾蓉之“抿着嘴笑”,皆揭示了两人之间的非一般关系,故而笔者也认为,此分析完全正确,论据和结论没有太大漏洞,由此观之——王熙凤确实和贾蓉有染,证据确凿。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以上论据的《红楼梦》版本存在很大的差异,比如上述举的两个例子,在《红楼梦》脂批本中都是不存在的,比如第6回王熙凤、贾蓉的对话,脂批本是这样写的:

这里凤姐忽然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神,方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听了,方慢慢的退去。——第6回

脂批本写的才是真真正正的贵族之家,贾蓉见王熙凤,乃是侄儿见婶婶,故而谨守礼法,不敢有半点逾矩之举,又是“垂手侍立”、又是“慢慢退去”,没有半点暧昧气息,这才是真正的《红楼梦》。

再有第69回“酸凤姐大闹宁国府”,贾蓉嬉皮笑脸地用言语哄王熙凤开心,王熙凤暧昧地称“谁信你这......”,在脂批本中亦无此段文字,一些《红楼梦》通行本中倒是有这段描写,但大概率是高鹗等后人续写增删的结果,不符合

分析至此,结论也呼之欲出。关于王熙凤、贾蓉之间到底有没有私情,如果只是泛泛而谈,真真是说不明白的,只能根据各个版本的具体文字进行具体分析。

笔者之前总以为是读者主观臆想,非要给贾蓉、王熙凤安上“关系不洁”的污名,眼下看来,并不能全怪读者,《红楼梦》问世之后,增删多次,在后来的传抄过程中,又被抄写者或增,或删,导致对人物的分析陷入了泥沼之中,最终如何评判,只能交给读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