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易软件国学红楼梦中宝玉生日时,妙玉送的是什么礼物?有何讲究?
红楼梦中宝玉生日时,妙玉送的是什么礼物?有何讲究?
2022-05-27

妙玉,《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之一,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谈及妙玉,虽位列《红楼梦》之金陵十二钗正册第六位,被曹公赞以“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可妙玉的风评却并不好,甚至呈现出严重的两极分化。

喜欢妙玉者,譬如余英时先生,称妙玉是“《红楼梦》的理想世界中第一个干净人物”;但更多读者对妙玉持有嫌厌态度,因为妙玉虽然遁入空门,却心性孤僻、六根不净,对贫苦老太太刘姥姥恶语相向,要丢掉刘姥姥喝过的茶杯,甚至对贾宝玉抱有恋爱幻想,拥有这种道德瑕疵的妙玉很难引起普罗大众的喜欢。

对于这一点,曹公匠心独具,专门安排了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借着贾宝玉的生日宴,也揭开了妙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贾宝玉生日当天,妙玉专门送了一张粉色信签以示祝贺,但由于当晚“怡红夜宴”,大家喝得太晚,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在砚台下发现了这张信签:

宝玉指道:“砚台下是什么?一定又是哪位的样子,忘记了收的。”晴雯忙启砚,拿了出来。却是一张字帖儿。递与宝玉看时,原来是一张粉签子,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宝玉看毕,直跳了起来。——第63回

这段描写很有意思,不可草草看过。贾宝玉乃是男性,可妙玉贺寿之信签却是粉色,信上内容更是“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贾宝玉堂堂一个男人,妙玉却称“芳辰”。

问题的关键还在后面,贾宝玉一向敬重妙玉,看到这张帖子,便想要回帖,但又不知道回复什么文字,于是匆匆前往潇湘馆,想问才华横溢的林黛玉请教一番,结果却在沁芳亭,恰巧遇见了邢岫烟,通过岫烟之口,我们得以了解妙玉的从前:

岫烟笑道:“她也未必真心重我,但我和她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她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她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她庙里去作伴,我所认的字都是承她所授。我和她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因我们投亲去了,闻得她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如今天缘凑合,我们得遇,旧情竟未改易,承她青目,更胜当日。”——第63回

这里要注意一点,邢岫烟和妙玉认识了整整十年,而按照第62回的记载,贾宝玉、邢岫烟、薛宝琴、平儿四人是同一天生日,可妙玉却只给贾宝玉送了粉签,无视了十年好友邢岫烟,无怪乎邢岫烟谈及妙玉,首句便是:她也未必真心重我。

贾宝玉知晓邢、妙两人之间的这段友谊后,便拿出帖子来,让岫烟帮忙回复,岫烟见之,一语道出了很多读者的心里话: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成个什么道理?

邢岫烟认为,妙玉既然已经遁入空门,就应该遵循佛门清规,如何给男人祝寿,用的还是带有情爱萌芽的粉色签字,可谓“不僧不俗”;同时,贾宝玉乃是男人,却用芳辰二字相称,可谓“不男不女”。

而关于妙玉自称“槛外人”,岫烟则看出了其背后的虚幻清高,给贾宝玉出了个靠谱的主意:

岫烟道:“她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她个‘世人’。‘畸人’者,她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她便喜了。如今她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了她的心了。”——第63回

细品岫烟此番话,才是明白人之语。若妙玉真是世外高人,何须自称“槛外人”,有道是:人在气中忘气,鱼在水中忘水,妙玉既然自称“槛外人”,可见必不是槛外人,因不是,故而想要强调,让别人知晓“我是槛外人”,孰高孰低,境界立判。

这也就解释了妙玉为何心怡贾宝玉,因为两人的境界类似。诸君可还记得《红楼梦》第22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谜贾政悲谶语”,贾宝玉因戏子之事,被夹在史湘云、林黛玉之间,郁郁不乐,便陡然顿悟,写出一条偈子: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方立足境。

写完之后,贾宝玉担心别人看不懂自己的“顿悟”,于是又在后面添上一段《寄生草》用来解释: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拙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回头试想真无趣。

此处有段脂批评价宝玉:自悟则自了,又何用人亦解哉?此正是犹未正觉大悟也。

贾宝玉若是真的大彻大悟,悟则了,根本不需要这篇偈子,更不需要后面的这首《寄生草》,贾宝玉这番费力书写,只是为了给他人看,让别人知晓“我贾宝玉是个明白人”,此正是未悟也。

宝玉如此,妙玉亦如此,只是贾宝玉到底是红尘中人,读者自能给予理解,妙玉却是出家人,一边坐着莲台,一边自命清高,视刘姥姥为俗人,要丢掉其用过的成窑茶杯,却将自己的绿玉斗给贾宝玉使用,还言之凿凿地显摆:不是我说句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能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不论境界,单站在世俗角度,妙玉则于世不容,诚如刘阳河之文《世难容——妙玉之矛盾心理和人格异常探论》中对妙玉的概述:

“欲”与“玉”同音,将欲望和纯洁合二为一的法名正是对妙玉内心矛盾的绝佳诠释。妙玉曾经修炼的场域“蟠香寺”与现居的“栊翠庵”,一“香”一“色”,也正暗示了妙玉是世俗生活的向往和纠缠......栊翠庵一山横隔的造景,象征着妙玉在佛门禁地中被迫与世隔绝的幽居处境,然而胭脂一般怒放的红梅却是对妙玉内心艳丽春色的委婉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