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易软件国学以自己的才华和智慧,谱写异样的精彩;好一个金农先生!
以自己的才华和智慧,谱写异样的精彩;好一个金农先生!
2022-06-29

莫名其妙地,我总觉得金农就该是这样:一身布衣长袍,秃头大髯,扶杖低眉,步子迈得迟疑且沉重。

这日,他进了平山堂。巨商大贾慕其名,引为首座。宴饮至酣,有人提议,以先贤诗句嵌“飞”、“红”二字行酒令,众客应答如流。及至某商,苦思无果,众人欲罚其酒,但见他仓促应对:“柳絮飞来片片红。”宾客捧腹,笑其杜撰无章。复观是商,垂首赤面,尴尬非常。金农便道:“此乃元人诗句。”众人大惑,请诵全篇。金农颔首、捻须,吟哦道:“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忆旧江东。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宾主哑然,叹其博闻强识,盐商则如梦初醒。金农微笑致意,请其不必点破。该诗系金农仓促所为。翌日,盐商专程来访,并奉千金以表谢意。

17岁,金农初习声韵之学,故里项霜田引为小友,与同里诗人、诗僧交游。越二年,金农拜访91岁诗坛名宿毛奇龄,得其赞赏。1707年,金农21岁,就读于苏州何焯家塾,凡二年,其金石碑版之识于此多有所得。金农初以诗书交游南北,34岁携《景申集》游于扬州,广得赞誉。在他游历的十多年里,多得友人资助,或受惠于僧庙。不得已时,金农也会聚众人之才,组成“技术访游团”。每到一处,这些人各显神通,筹款自足。陈幼安乃吏部尚书陈廷敬之子,曾官居翰林侍读学士,十年后罢归。陈幼安仰慕金农学识,邀请并资助金农北游。金农客居山西泽州陈幼安处三载。陈幼安拜其为师,并慨然道:“君金农非吾友,实吾师也,从此执业称师弟子矣。”藉此,金农得以广泛交游和宣传,声名日益显赫。50岁时,金农得浙江归安令裘鲁青举荐,前往京师应博学鸿词科。小住京华,凭其诗文、鉴定之能,金农往来于公卿大臣及同道间,其书动京城,外域争相购买。

金农一介布衣,依仗诗文书画,盛名于扬州,系“扬州八怪”之首。扬州作为南北水陆交通要道,又是两淮转运使驻地,漕运与盐运成了此地经济文化的支柱。因而,盐商巨贾多聚于此。这些人,“贾而好儒”,兼商士于一身,求名取利,喜交文士,延致门下,款留殇咏,结社吟诗。因其风尚,扬州书画市场甚是火爆。而“扬州八怪”凭借书画诗文,岁入千金亦是常事,略差的,也有数百金,相当于一品大员三年薪俸。然而,金农广收藏,乐善好施,常挥金如土,及至晚年,竟落得个一贫如洗。

金农50岁后始作画,涉笔即古,良由所见古迹多也。他画竹,广植修篁翠竹,“日夕对之,写其面目”;他画梅,植老梅30株,呵寒挥毫,以求“戏拈冻笔头,未画意先有”的境界。他的画意境孤诣独绝,人物、山水、走兽也不落前人窠臼。

坊间有这么一个故事:扬州某客栈有一老板叫米有德,因其无德、骄纵,人称“没有德”。这一年,适逢米有德六十大寿,欲求画像一帧以示留念。金农闻讯而动,置画案正当其门。米有德见之探询,金农答:余作画以等级论价,一等富贵像,白银二十两;二等寻常像,白银十两;三等低贱像,铜板十枚。”米有德欲求富贵像,又嫌价高,便故意刁难:老朽欲求富贵像,若不能逼肖,败了兴头,当如何?金农点头微笑,说:听阁下发落。米有德奸计得逞,便道:若不能逼肖,非但无酬,还要奉上二十两银子作为补偿。金农点头应允,提笔便画,不足一个时辰,肖像即成,观之栩栩如生。米有德心生赞叹之意,却不愿付酬取画,故摇头答之:不能尽意。金农也不争辩,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他,请其在画上签“非米有德”四字。翌日,金农将此画张挂于米家门前,肖像上多一枷锁,引来围观者甚众,哄笑之声不绝。米有德恼怒,欲以四十两纹银索回肖像,未果。待他返身再取银两,金农已远去。米有德甚是后悔,满街寻找,终以百两纹银求回此画。而金农,将所得收入悉数散尽,济贫助危。

金农一生,以书画谋生,但绝不盲目跟风、媚俗。板桥郑燮上京求取功名,金农始画墨竹。即便是郑板桥本人,也对他的竹子大加赞赏。后来,郑燮辞官再回扬州,金农又转画梅花。而此际,善作寒梅的高翔已经病逝,汪士慎目疾,李方膺归乡,金农此举正弥补了这一市场空缺。

诚如他的诗句“柳絮飞来片片红”,貌似荒诞,在特定场合,却迸发出神奇的光彩。金农以自己的才华和智慧,在物欲横流的扬州,谱写出了异样的精彩,这是极为难得的。